新闻中心 NEWS

新晨报 儿推中国 中医视野 - 张素芳教授访谈(上)

发布人:新晨报     发布日期:2018-04-20

儿推中国  中医视野

作为中国传统中医体系一脉的针推特色治疗,一直被认为是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其中中医外治的小儿推拿历史悠久,上可追溯到秦汉时期,直至明清时期形成独立体系,成立了小儿推拿专科。作为一门古老而又崭新的分支学科,惠及千家万户,日趋成熟和完善,但小儿推拿在临床不断的发展中,因为时间、地域、治疗风格的不同,流派纷呈,各种观点也是纷然杂陈。 

经过多年临床诊疗实践,国家级名老中医、儿推泰斗张素芳教授对于小儿推拿提出了自身新的认知概念,让人们进一步认识到小儿推拿的学术价值和社会价值。张素芳教授与儿推业界的同仁们也作出了自己持续不断的尝试,共同创办了承康小儿推拿中医门诊部和宝乐齐小儿推拿加盟连锁事业,作为小儿推拿在今天业界内的一种新的发展。而张素芳教授自己,则仅仅把这些看作一个起点,“复兴与创新发展小儿推拿,我们一直还是在路上。”

在许多人看来枯燥乏味、高深莫测的传统中医,在现在火遍半边天的小儿推拿绿色疗法对现代人究竟意味着什么?不妨让我们随张素芳教授一起走进小儿推拿的发展之路。

承康小儿推拿张素芳教授

凡有传统中医处,便有小儿推拿
 

新晨报:小儿推拿是针灸推拿专业中的一个重要学科,但提起小儿推拿,大多数人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那么究竟什么是小儿推拿?

张素芳:其实,小儿推拿在旧时医界有过不同说法,但总的来说共识大于分歧。早在《周礼注疏》中“扁鹊治虢太子暴疾尸厥之病,使子明炊汤,子仪脉神,子术按摩……”,《周礼注疏》是旧指的四库全书之一,小儿推拿(彼时叫做小儿按摩)因名医扁鹊而被记述在其中,流传至今,也可谓是小儿推拿之幸。

所谓“小儿推拿”,就是中医的一种针对幼儿的诊疗方式,我们既不能简单把小儿推拿“神化”为一种信仰形态,也不能像许多人那样望文生义地把它视作对孩子简单的推推捏捏。作为一种诊疗方式,一方面要注意到小儿推拿确实是传统中医针推体系中一块“瑰宝”,另一方面也应该承认小儿推拿只是传统中医体系外治疗法中普通的一种。如何理解不同诊疗体系之间的观点异同,是小儿推拿在未来的主要推进任务之一。

新晨报:我们山东的小儿推拿开展的比较早,有人说山东是小儿推拿的起源地,那么山东的各流派小儿推拿又是怎么奠定领先地位的呢?

张素芳:谈到传统中医小儿推拿的流派,其流传的区域以及代表性著作、地域特征、特殊技法各有不同。而纵观全国小儿推拿流派,山东即独占三席,即孙重三流派小儿推拿、三字经流派小儿推拿、张汉臣流派小儿推拿,这足以说明山东小儿推拿在全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上个世纪80年代,儿科名家张奇文教授在山东省卫生厅任副厅长之时,分别在济南、青岛两地,调研了我们这三大流派的小儿推拿的操作方法和理念,强调了逐步健全儿科外治疗法体系,强化小儿推拿学科建设,集中力量,形成齐鲁小儿推拿整体品牌,打通各流派互动的良性通道,综合各流派传承的优势资源,增强全国竞争力,强强联合。正是在张奇文教授的倡导下,山东的几大小儿推拿流派在保持自身特色的基础上,互相学习,取长补短,蓬勃发展,奠定了山东小儿推拿牢固的基础和在全国的领先地位。2015年11月,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小儿推拿外治分会在山东潍坊成立时,我和赵鉴秋赵老、田常英田老这几大流派的代表人被共同推举为专委会的名誉会长。

时至今日,我们虽然分居济南和青岛,但还时不时的见见面,大家坐在一起,聊起小儿推拿,彼此有共同语言,互相分享一下自己近期儿推临床过程中的一些经验,大家都很开心。

匠从八方来,器成天下走。我们这几位从事了多年儿推工作的医生,每一位的背后,都是多年小儿推拿技法、思考和临床阅历的沉淀。巨大的建筑,总是由一木一石叠起来的,我们何妨做做这一木一石呢?同流等于合流,合流等于合心,合心等于交心。这些尝试不管成功与否,都将在一定程度上拓宽了小儿推拿的表达空间,丰富了传统中医的表现方式。

承康小儿推拿张素芳教授

新晨报:但过去一段时间人们对中医谈论得越来越少,中西医结合对小儿推拿又有什么积极的意义?

张素芳:19世纪以来,西医通过多种途径传入中国,技术优势为西医在中国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但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医学如果仅仅以西医为中心是远远不够的,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中西医并重成为我国卫生工作的一项基本方针。中西医两者都是随着自然科学的进步逐渐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历史、国情的原因,它们虽然不是一个思维体系,但不应将两者完全对立起来,而是要发挥各自的优势及特色,在竞争与合作中实现各自不断“进化”。运用中医的思路治疗疾病,融入现代科学技术手段,使之成为既吸取中西医优势、又充分应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的“新型中医”。现在的很多西医诊治不了的疑难疾病也提倡从中医诊疗的角度去看、去思考,要给中西医结合多一点时间,我们需要有一个过程。屠呦呦研究员因为发现青蒿素而获得诺贝尔奖不就是很好很有力的说明了这一点吗?

中医针灸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本草纲目》和《黄帝内经》也成功的被列入了“世界记忆名录”,都说明了中医以其独特魅力已经被世界广泛的认可,我们不能妄自菲薄。

小儿推拿同样也是,作为优秀的中医文化遗产,作为历史悠久、卓有疗效的传统中医疗法,肯定是有其科学内涵的。我们要更认真深入地进行研究,允许有疑问,可以有融合,这才是真正的科学研究的态度。

现在一个好的方向就是,由于国家对中医的大力提倡,大家在努力复兴中医,在呼吁多看多研究古医书,在重视传统中医的传承,真的是从“举步维艰”到了“渐入佳境”。同样,多从传统中医的角度去看小儿推拿,就能找到古代医书中、古代思想体系中更有价值的东西。

小儿推拿应当为人民服务,它本身从群众中来,自然也应当到群众中去。“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我是希望“凡有传统中医处,便有小儿推拿”,进社区,进家庭,孩子易于接受,家长便于应用,普及推广,强身健体。真正的小儿推拿经得起推敲,不怕被质疑。传统中医是以时代精神为指引,濯古来新,为增强中国人民的体质和文化自信贡献一份力量,期待有着广泛群众基础的小儿推拿在中医儿科诊疗和保健领域不断绽放异彩,以飨中华。

(未完待续)

          Copyright@2017 济南市中承康中医门诊部 版权所有                 鲁ICP备13011910号-1